|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民国京俗 七

2022-12-25 13:43|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芙萍|来自: 民国《世界日报》

摘要: (十)养畜类:养活畜类除了大狗为牠看家无可叙述之外,还有小八狗儿,猫儿,鸡,这几样儿。小八狗儿在没有小孩子的人家,可以拿牠解闷,有的牠也随着人吃饭,还有同在炕上睡觉的,并且还给牠起个名儿,如“花子”“ ...
(十)养畜类:养活畜类除了大狗为牠看家无可叙述之外,还有小八狗儿,猫儿,鸡,这几样儿。小八狗儿在没有小孩子的人家,可以拿牠解闷,有的牠也随着人吃饭,还有同在炕上睡觉的,并且还给牠起个名儿,如“花子”“顶儿”,就和一根小孩子差不多。出门儿的时候,带上铃囗系上绳子,主任拉着牠,还执着个小鞭子,一边一边花啷花啷的响,倒有个乐儿。若把牠养活熟了,你呌牠怎样牠便怎样,好像带着牠到猪肉铺里买包盒子菜吧,回来使牠用嘴叨回家去,牠便如命的叨来,任凭那肉有多们大的香味,牠也不敢吃,因为牠若有了错儿,是一样的受责打的。这样的小八狗儿,主人那种爱就不用说了。大概药买一头不如这样的小八狗儿,到了隆福寺,还得好几块钱哩。猫儿:这种东西老太太是最爱牠不过的,拿牠可以解闷,还可以使牠拿个老鼠。这猫儿也都各起名字,什么“黄儿”“黑子”咧——叫猫最普通的声音,就是“花儿——花儿!……”牠最爱吃猪肝和羊肝,每天总要拿肝拌饭吃,老太太们倒是不多心疼这种花费,牠除了每夜尽捕老鼠的责任外,便出去和一群猫打架,在房顶上来回乱窜,每到半夜间更扰攘的厉害了。鸡:养活公鸡清晨打鸣可以叫早儿;养活母鸡为得是牠下蛋,所以家家儿降火母鸡的多,尤其是一般老太太们最稀罕,一来可以吃鸡蛋,二来可以把鸡蛋卖钱积存棺材本儿,最后还可以把牠宰了吃呢;所以囗要丢鸡是特别的着急,站在街上大声的呐喊:“……谁偷了我们的鸡去啦!快给送回来,不然窝就要骂啦!”

(十一)普遍的玩具:普遍的玩具说白了就是流行最广的小玩艺儿,到什么时候一定有什么玩艺儿出现,家家的小孩子都爱玩耍的。叙述这些非按着月份说不可,先由过新年说起,除夕日这天晚晌就有两种玩艺儿,一是纸车,名字呌“大骡儿车”,二是纸“羊灯”,牠的脑瓜子来回的摇幌。这两件东西都是在里面差上蜡点着,小孩子们拉着在大街上走走。过了除夕便是新正春月各样的玩艺儿都下来啦,什么“扑扑灯儿”,“牛儿喇叭”,这两件东西都是用嘴吹的。还有“空竹”,这是抖着玩的,作起来的响声很是好听,还能练出各样的玩艺儿来。到了正月十五日——“上元节”,晚晌便点上“走马灯”了(这种东西也是在里面燃着蜡,可以催着纸人儿旋转。)到了二月,便有一种纸车在街上叫卖,拿牠套上一种虫子——“屎哥浪”拉着走,这便是所吆喝的“好肥骡子咧!好热车哩!”到后又兴出各样的纸人儿来,也使“屎哥浪”驼着走,小孩子们都爱买囗玩。到了三月便又“泥饽饽”出现了,这时候庙集上都有卖泥模子的,也搭着春暖花开,各地的胶泥土都和了,小孩子们把囗掘了来,调合好了,用模子作出各样的泥饽饽来,还有各样的人物,什么“大肚子弥勒佛”呀!还有全部的,什么“唐僧取经”啊……点上颜色,徨是好看。

到了四月十八日“娘娘庙”——开逛,便时兴什么泥作的“桃儿”,“茄子”……“猴儿打伞”。到了五月就是端阳节,于是小孩子们的衣襟上都挂上一种花串儿,上边有“小老虎儿”还有什么“樱桃”“桑葚儿”,都是布和纸作的。到了六月,没得什么可玩,小孩子们都爱将老玉米粒串成各样的玩艺儿。到七月便是“莲花灯”了,由初一日久闹起,直到十五日点的那天,这才说:“莲花灯,莲花灯,今儿点了明儿扔。”十六日便不见了,到了八月就是“兔儿爷”,抱着牠好过中秋节,也是下半月就不见了。到了九月街上还有捏“江米人”的呢,小孩子们化钱都爱拣样儿的捏。到了十月也没有什么可玩,由的便抱着搬不倒儿,(就是不倒翁)。十一月间,街上卖“猴儿爬竿”的最多。到了十二月,小孩子们都忙着过年吃喝,顾不得玩艺儿了。

(十二)应景的食物:这个“民间之吃”也要按着月份说一说,大过新年的时候,有“金糕”“银糕”,“杂拌儿”。上元节晚晌便大吃“元宵”。二月里,龙抬头,大清早晨街上便充满了卖“太阳糕”的吆喝声,各家都要买些点缀点缀。三月里,春暖花开了,各庙集上卖“莞豆黄儿”的太多了,于是人们也都要吃一吃。四月里,街上什么卖“莞豆糕”的,“吹糖人儿”的,小孩子们一群一群的包围着,这两种作买卖的,都是用莞豆和糖作出各样的玩艺儿来,并点上颜色任凭小孩子们挑拣,有这种趣味,所以都爱照顾他。这月里并是“清明节”,家家儿都讲究吃“薄饼”“炒豆芽菜”,这呌作“春饼夥菜”。五月里,就是端阳节,“樱桃”“桑葚儿”呌满了街,另外还有一种“糭子”,是江米作的,里面馅儿不一样,这些都是应节的食品。到这时候,“大头”“黄花儿”各样的鱼也都下来啦,差不多都要吃一吃,才下来便说“尝个鲜儿”,快完了就说“闹二斤臭鱼吃”。六月里,大热的天,小孩子们没得可吃,便拿冰玩,再作点儿“酸梅汤”。这月里是最热的“三伏”天,讲究吃是:“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七月里,街上卖“甑儿糕”的就下来了,他把梆子一敲,小孩子们都爱买。大人家的吃,讲究吃顿饺子,说是“贴秋膘”儿。八月里,中秋节:应节的食品便多了,什么“自来红”,“自来白”,“中秋月饼”;菓品中有“甜葡萄”,“嘎嘎枣儿”,“苹果”,“鸭儿梨……”,“酸槟子”,“白梨”,“酸梨”,“沙果”,“虎拉车”,“沙果梨”,“扁缸儿桃”,“秋果儿”,“柿子”,……等等。外带着家家儿都蒸个“团圆饼”,是非常的丰阜。这时候应景的“螃蟹”也下来啦,很是热闹。九月里,重阳节,这便到了登高的时候了。饽饽铺里有一种应时的卖品,就是“花糕”;这种东西是两面一合,里面有糖馅儿和糖菓,是非常的好吃,买牠吃是点缀登高的意思。十月里,天冷啦,饽饽铺中又有二种应时的东西出现了;一是“芙蓉糕”,也是甜性的糕点,上面有一层红糖,二是“萨骑马”,是用糖条儿作的糕点。十一月里,倒没得什么可吃,小孩子们饭馀,左不是“糖儿,豆儿,大酸枣儿”罢了。十二月里,初八日便喝应时的“腊八粥”,里面有枣儿栗子,是非常的甜美。到了二十三日就是祭灶,人也借一点儿光,吃些“糖瓜”“南糖”“关东糖”。再待几天便是新年,就该大吃大喝了。

(十三)流行吹戏:这个名词又可以说是“民间之吹”;可不是吹牛皮的吹,乃是各样吹的把戏。在正月里,有土派色彩的人,都爱吹个“牛儿喇叭”;小孩子们都爱吹个“扑扑灯儿”。在前二年街上的一般男子,无论会吹与不会吹,都要拿着一管箫,在人前摇幌;有的会吹,也不过是——“天牌呀,地牌呀,打骨牌呀……”等,这种酸调儿,到了现在倒少见了。还有夏天时候郊野的苇塘里,每到下晚有不少的游人,都取个苇叶儿作个喇叭吹着玩,回来在街上走走。这个吹戏是随时应变的,非常的复杂,至于“小葱儿”下来的时候,人看见了,也要掐一枝在火上一烧,这呌烧小猪儿。这东西一吹便响,拿牠哄小孩儿,也还有趣呢。

(十四)奇异的服装:谈这些事总带着些老派的色彩,或是流氓的恶习。在从前土派人都讲究穿紫色的袴褂,螳螂肚儿的靴子或是绿鹰嘴儿的鞋;还有什么大宽腰里硬,雪青色的褡补,在腰里一系这便是纯匪式,在大街上一走三幌。比较上文明一点儿的老派人物:讲究穿夫子履的鞋,氆氇的袴褂;带马连坡的大草帽,跟斗褡连——子儿表,大母指还带个班指;还有烟袋荷苞,一切零七八碎的多了。上流在旗的老爷们,或者是宗室亲,(就是黄带子——俗称。)在冬景天遇着个大事小情,动不动就讲究反穿皮袄,——把毛儿朝外;这是表示一种贵族的气势。

弓箭匠

北京东四牌楼南,有一根地方儿,地名叫“弓箭大院”儿;这个大院里头,除去一家帽铺;这个大院里头,除去一家帽铺,一家鞍子铺,和一两家儿古玩玉器铺,共总有二十三家,专门制造和出卖。弓是弓,箭是箭。弓分弹弓,弩弓,箭弓,都是月牙形儿;弓的板儿,是竹质,外头皮囗,里儿用牛角,然后里外一上漆,大概都是外红里黑。弹弓,弩弓,的弦:都是羊肠子的。弓箭是丝线的。箭,文字就是矢,杆儿是大道木质,头儿上是沙鱼皮,和膘,当中饰以三稜羽毛,下一头是铁,有菱形儿的,有剑形儿的,有刺形儿的。弓讲究劲儿,大约以三个劲儿为起码儿,到十个劲儿,两膀子的气力有一百斤之上,才能开圆。十个劲儿的,弹弓和箭弓的制法大概相同,惟独絃的当间,有个木碗儿,能容一泥弹或铁弹,才能射击。弩弓又呌匣弓,是装设三寸多长的小矢射击。在清末叶时代,奉旨裁撤弓箭,这项工人可就苦啦。只做点儿弹弓弩弓,敷衍生活;有力的可也就另作别图啦,到现在弓箭大院儿,还有几家儿半死不活的弓箭铺,在那儿苟延残喘的对敷活着哪。

刨羚羊角匠

中国药材里头的“羚羊”“犀角”,价钱最贵,每一钱重约合二元上下,这种东西出产在热带。一整只犄角做要用,是不方便的,必得把它刨成极细薄的碎片儿。然而药铺里头可是没有这宗手艺,是单有一宗人专门做这路手艺的;见日背着傢伙包儿,上各药行各药铺趣张罗买卖,刨一只整角,以角的大小定规工价的多少,就平均计算,每只角约合两块钱,这一只刨完总占六小时,这宗手艺是简单工作,力气可柔而强,他工作的器具也极简易,只用刨床一根,角钳两个,就可以做活。这种匠人差不多都是直隶来水县的来,别的地方是很少很少的。

琢匠

治理玉的法子,雕刻的工夫居其六,琢磨的工夫居其四;大概黄玉,红玉;各色的水晶,金珀,翡翠玛瑙,炭瞻,(又叫炭精),玳瑁,象牙,这些东西;都得从玉器作治理,雕刻各样的花纹,玲珑透体,细如毫发,工作尤为整齐精致,较雕木的工作显着困难,倘或是手重了,落刀而上必是重,而所雕的玉片,因之也必受损伤,虽然受伤的地方很小,可是这一片整玉就算完全受损一样,若是能够改造别的还好,若不能改的就算是废物了。其次就是镟凿了,囗是这块玉要做什么,大致的形体有了,再上镟架子上,用细玉并用沙,随囗随用沙擦,以光华润泽为止。凿是用铁凿或是钢凿打眼儿,(孔,窟窿。)可是用以必须的时候儿,不能随便就凿的。总而言之,这玉器作的工作,是又细又难,出品上很少,工价较其他各行为贵,工人也不多,可是在满清时颇讲究,到显着虽然不大讲究了,但是外国人购买的还不少呢。

编席匠

芦席的用处最宽,可惜花纹拘守老法子,不知改良,只按看一种斜纹形儿,芦的制法,是每一根芦苇,去净外头的浮皮,划成五片四片或三片,照原来的颜色儿编织,不再另加修饰,大小的尺寸,也不一样,最大的是一丈二尺长,五六尺宽,小一点儿的就是棋盘心儿,再小的就是独睡儿。席论领不论个儿,也不说条;编织一领席,得用两人,时间得一天,不用器具,纯粹净用手,好手工编得了的席,平硬赛果贴片,焦席易折。像是席篓席筐,天棚,瓦房席,都是这种工人织做。北京有一宗铺子,大半都带家眷,门口儿有一个长大的席筒,上头写着某字号席箔铺,就是出卖以前所说的那些东西,并且能扎花席儿,这几年因为诸物昂贵,生活程度日高,他们的工价合货物,也都比从前涨多了;从前丈二的席,也就是五六吊钱,现在总得一块钱出头哩。

镟木工人

凡是棍棒各种圆形木料,或长或短,就可以做圆花纹;比彷桌腿,小圆柱子,和棍礎,赶面杖,刀把儿,木球儿,哑铃,鼓锤,预盘子儿,旗子儿,还有香腊铺的幌子,颜料铺的幌子,针局的幌子,小酒铺的木葫芦,各铺子的幌杆顶儿。这些东西都是镟木工人的手艺,这样手艺非常巧妙,不论在圆木形儿画出什么花样儿,他就能给镟出来;不但是一根,就是十个百个也不能错了样儿,尺寸的大小,也不能叫它差之毫厘,若是没有花样儿,就随他意思镟,再若没有墨线的限制,用不了几分钟就得一件,像什么细巧的花瓶,棒锤形,原盒形,锁鍊形,盖碗形,各种物件;做出来不但美观,而且精致,像限制的洋棹椅铺,用的棹腿儿,椅角,大半都是在“镟床子”(镟木工人工作处的名称)上过行,一则减省时间,二则省工价,到很忙的时候,出活也多;有这种种的便利所,镟木工人的工价,也就随着长起一点儿来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民国京俗 六下一篇:民国京俗 八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3-6-6 04:28 , Processed in 1.066879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