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民国京俗 八

2022-12-25 13:47|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芙萍|来自: 民国《世界日报》

摘要: 轧香匠左文襄公曾说过:“念经和尚饱,烧纸风囗了,北方不烧纸,饿死南方老。”不过这都是说念经烧纸是为死人的事,还有一宗为神佛和拜偶像的香哪,这种东西都是木的原料,也有十几种名称,像什么香,线香,佛阁香, ...
轧香匠

左文襄公曾说过:“念经和尚饱,烧纸风囗了,北方不烧纸,饿死南方老。”不过这都是说念经烧纸是为死人的事,还有一宗为神佛和拜偶像的香哪,这种东西都是木的原料,也有十几种名称,像什么香,线香,佛阁香,把儿香,盘香,雄黄香,鞭杆子香,百素锭,长香,万寿香,安息香,茹楠香,五花香,藏香,檀香,种种的名色。除佛前烧的香以外。大概都是嗅味儿。香相制造法,纯以脚的压力轧,先由粉成面,由面成条儿,然后断一尺来长,再把牠晒干了,或是三十二根为一束,就是一股;或五十根作一股。都在香蜡铺里卖。这路工人都是直隶人多,山东人居少数。

赶毡匠

中国在海禁未开的时代,有很多的原料不会制造。到如今虽然受了点外洋的薰染究竟还作不到好处。就以牛羊驼马各牲畜的毛说,用途很多,到底不知道怎么用,等到外国把这些原料买了走了,制造好啦,再运回来卖这才知道:哎哟!敢情这么用啊!这么用腻会做么?不会!还是得利源外溢。只知道拿牛羊毛赶毡子,毡子分净毛,清水,细绒,大毛,粗毛,五种。这路工场是最讲究口外各地方儿的好,北京城内没有这路工厂,可是有跑街赶毡的,这样的工人就叫赶毡匠,大半也是口外的人多。他们在工场里工作,每月只挣三两块钱;如果跑街的买卖好,倒显着比在工厂里多挣。跑街赶毡的是专作新毡,修理旧毡,这宗制法是用水把毛浸湿,攘洒在席上,用大杠子拿脚噈,使毛挤压坚实,就成为毡。假如修理旧的,像丈二长的,连工带料总得要一元五六毛钱;若是赶新的工价是七八毛钱。若管料倒觉比在铺子买的贵,可是在使用的年份上说,铺子的使三年,赶的使五年,虽然贵点儿不是?倒是用个结实。俗语儿说:贵的不贵贱的不贱,就是这个意思。

花把式

园艺学:这种学问,半由理想得来;半由实验得来。中国有一宗匠人,专门培植栽秧各样儿的花草,这宗匠人就叫作花儿把式。他的理想是很简单的,并且也没有园艺学的知识,从小儿到成人,也没念过书,没受过什么教育,生于农家,家里有点儿园子,种各样儿的蔬菜,由种菜的经验移到花草上,慢慢的搁上心一研究,一考试,再加以心得,屡试屡验,这就一半种菓,一半种花儿了,菜也换钱,花儿也换钱,有时候花儿胜于菜,简直的把菜园子一变而为花场子了。于是遂雇人在家给自己种,自己去给人雇工,乍出来找事,总是在花厂子,一半儿卖力气,一半儿偷学手艺;等到都学会了,这就辞工不干,再找胜于此的事,如此这么下几年的工夫,就居然成为花儿把式。以后由他手里出来的花儿,就能够朵繁果多,叶茂枝隆,院子的是院子的,屋里的是屋里的。能彀叫腻四时不断的玩花儿;说到园子里,准能有四时不谢的花草,八节长春的数目,不论何时都可以赏心悦目,适意怡情,有益卫生,可是您要知道,好是好,每月花儿把式连吃带拿,没有三二十元是办不到的。若是他们在花厂子里耍手艺每月也就是四五块钱的工价,只要一住宅里就聘,就立刻长行市,聘妥之后,还都要先讲明白,工月钱,节钱,什么日子吃犒劳。这算都说妥了,以后您就小心吧,稍有一点儿待他不好,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儿,轻者给你插条镶果,作假充真,看不了几天,看不了几天,叶儿也蔫了,果子也干了,你若问他这是怎么了,他告诉你这是钱没花到的缘故。重者:你看枝叶不都是很好么?啊!根儿早烂了!不理会你就损失多了。所以无论什么人再没有花儿把式意毒心很的了。

把式匠

所说的把式,就是中国最古的拳脚柔术。大概可分为六门:(一)是太极门,(二)是谭腿门,(三)是八卦门,(四)是少林门,(五)是洪钧门,(六)是形易门。茲分开了说一说:

太极门的奉法以退为进,以柔为刚,闪展腾挪,避刃巧妙,以来力顺引其仆,使敌人不知不觉的败北。

谭腿门有冲墙破壁的力量迎锋拒刃,纯以气力强制勇劲;剽捍有万人之敌,若是一遇见太极门的,可就立刻失败了。

八卦门以四方四隅,按八卦的位置,照顺逆的来势转闪;身躯常循一定的轨位,不轻易击敌,欲隙破之,并加以神咒等的精神作用,以皷勇气支持于长久。

少林门是佛门弟子的腐流,专注养气的工夫:拳棒是他的特长,取守势的时候儿多,失败的时候儿最少,无论遇见那一门都可以支持一气,实在是最好的拳数。

洪钧门是老祖的术学,专在练丹田的真气,以促䈥肉的发展。然后再练习铁门坎儿,(缩睾丸),什么赤沙掌,铁沙掌,指点穴,最狠快的技能。虽说是神技,的确有屋里的征现。

形易门是身轻体捷的法子,这门儿的正传,像是:蛇躜,虎伏,鹰翻,兔脱,雉卧,豹跃,猿升;这些轻身的法子。练习如意,应用得宜,更便于採择野药的时候儿用。

把式匠

上面就是关于练武的六大门的大概,自从前清时代往上说,是重武轻文的,血气方刚的小夥子,那能够像显着似的,襟挂着自来水笔,腰夹着大本金字的书!都得踢腿打拳,无论那一门也得学点儿,练两下子,这就说会三撮毛儿,四门斗儿的,立刻这就吃香东西吗。在那时代练习武艺的人们,不用说可以挑差使,和没人敢欺负,还能吃遍天下;扛着个小包袱,上头插着一柄腰刀,或是一杆白蜡杆子的枪,只要是有练武的架子,走遍各省也饿不着,到了大宅门子里请个安,就得留茶留饭,临走还给几两银子的封儿。要到把式场儿,看见同行的,过去呌一声老师傅,说几句行话,高兴再帮一帮场子,把自己的武艺练两套,回头这就是不分彼此的朋友,吃吃喝喝,还能讨个路费。要不然看着这个地土好,就可以在这儿生活,所以说他们是吃遍天下。单说他们在北京的尊严,也不算小,无论把式中的那一门儿,只要能练两下子,自己便不知道怎么好啦,尤其他身上那种色彩,表示的真而又真,小辫儿打紧,紫花色的袴褂,各样儿的匪式鞋,腹间围着大腰里硬,肥大的腿儿,松腿带儿,为的是使那袴脚子往下垂垂着,这就是练把式的色彩。外带着一走三幌,见着同行的先呌二哥,然后互相斗请两个安,那种网维乾坤的气概就大啦。

这可是在那个时代,到了现在枪炮一兴,就把这一切柔硬的接战工夫斗压倒于不名之地了!如今只要二拇手指头一动,对手人立刻就得湾回去;什么又呌“铁门坎”儿呀?就是锡拉的门锡子,也架不住那粒“炉火小金丹”(可不是天桥那儿卖的)照顾呀!这就是说把式匠到现在不兴时了。有一般没有生产的练武家,只敷馀一身的技艺,后来为面包问题所迫,怎么样呢?没法子!卖了吧。于是酒资娱乐场和坛庙集会,立个把式场儿;再约会几个同境的朋友,于是就练起活儿来。刀枪架上有十八般兵器,就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网,锤,挝镋,棍,铄,棒;拐子,溜星。其馀随手的傢伙,什么双刀,双枪,铁矶粒……还不算。暗器之中有弹子,金镖,袖箭,等等。可是把式匠在场子里不能够样样儿斗拿得起来,就是有普通的几样儿,什么单刀,双刀;单枪,双枪。每一回玩艺儿,练的时候现有几个人耍半天的频嘴,然后再打两趟拳,末了才有一两根人真刀真枪练一场;于是这便要钱。他们要钱的口气倒是不讨厌,像什么:“……给东南西北的老师傅们请个安!带着钱的给我们掏一把,没带着钱的囗老白囗,给我们站脚助威。……”口音都是直隶南边一带的多。那末腰里有铜子儿的——谁又忍得白囗呢?这便是把式匠落败拿牠卖钱的状况大概。

说到从前他们兴时的时候,可就了不得啦;至不济的把式匠也不能放在土地下卖钱,他们原有两种业务。第一是保镳:保镳是什么呢?就是阔人物来往运送隆贵的物品车的保险者。要是官家的银车货车,这就是官镳。把式匠被人家聘请了取,就算是保镳的。您没听果连环套吗?黄天霸唱道:“保镳路过马兰关!……”镳车由此地运往彼地,自己领着几个夥计,带着刀枪应手的傢伙,随着车走,并在车上插上一杆旗子,旗子上写着保镳人的姓氏,这就是防备有盗寇行劫,不致出险。真要是著名的保镳的,一般盗贼老远的看见镳车上是谁的旗帜,立刻就退而下拜,不敢暴掠。俗说[话]儿说:“黄三太的镳车,走的是字号吗。第二是护院:护院就是武士的看家,各地的大财主宅门儿,都要设备的,敦请来把式匠,有的还带领着几个徒弟,于是这便称他为教师爷,白天吃喝什么事也没有,一到夜晚精神就来啦,有时候还在房上棱巡,是防备贼来行窃;有时候遇见厉害的贼,便跟教师爷在房上开了交手仗,徒弟也都要上手,可是贼爷不是一股人呢,一场热闹把戏,你一拳,我一脚;你一刀,我一枪。在这时候教师爷可真得卖两下子。这就是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还是在护院夜巡的时候,遇见了贼他和你说行话,这便不能够动武,他乃是在此处借道去偷别家的,这都有一定的规矩。

以上是把式匠从前的两种业务,到现在有了要命的枪砲,和武力的军阀,有力之家可以在院中扎队,都举着鎗,还怕什么呢?再说还可以铺电网,贼来了不用动手就能够废命。还请教师爷干么?说到车上,谁不讲究有八个马弁,跨着自来得,多们威武!谁还又请保镳的呢?所以把式匠连一点的生气爷没有了。即或是立把式场子,也有不能够维持生活的。因而有一般脑筋活动的把式匠,便妙想天开,照着立把式场子的局势,其实可不是卖武艺,是拿武艺作引子,连说带练,末了再转到他那宗正当的营业上,不是拿出“壮筋膏“来,就是拿出”大力丸“来,再则什么”一粒仙丹“……样儿也很多的。总而言之,都是强身壮体的药料,所以他那身武工夫,就是一股目的的榜样,回头在场子里给人家抚抚腰,搯搯腿,当这种蒙国大夫,末了就图卖点儿药膏,以资餬口。要在把式匠兴时的时候,他还给你搯腿!你用得起他吗?唉!到这时候也就没有法子了!真是一言难尽哪!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民国京俗 七下一篇:民国京俗 九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6-14 01:52 , Processed in 1.099636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