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老妈妈论大纲:第二章——婚姻之部III

2023-1-4 08:44|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芙萍|来自: 民国《世界日报》

摘要: 过火盆新姑娘由娘家上了轿子,既然照前面所说实行了“照轿”的方法,一切妖魔鬼怪自然是不敢在来侵犯的了。回头把轿子抬了走,一路之上虽说是有锣儿皷儿镇着,但那不过是预防一切祟物带灵气的东西,其实还有一种比祟 ...
过火盆

新姑娘由娘家上了轿子,既然照前面所说实行了“照轿”的方法,一切妖魔鬼怪自然是不敢在来侵犯的了。回头把轿子抬了走,一路之上虽说是有锣儿皷儿镇着,但那不过是预防一切祟物带灵气的东西,其实还有一种比祟物更利害的东西,它是无形的,就是一切的“煞气”“殃气”等等,它是空中渺渺无定,一看见锣皷儿喧天,轿子放出丰盈的喜气,它便扑了过来,虽是不能进去,也就在那轿子底下一藏,它的目的是被喜气一冲,得了归宿,于是乎它就能“杀气”“煞气”等等一变而为“光气”“灵气”了!由此它们还能得了好。这么以来,它随着轿子混进男家来,是最危险不过的了,当时任何一种不好的气一作祟,回头喜事场就要出腻事,不是男女两家因细故起了冲突啦,便是行人情的口角纷争啦,甚至演出大流血的活剧来。所以喜轿到了男家门,也当要摆治一下,其方法则为“过火盆”。是先预备一个盆,置在院中,里面盛上炭;听着门口儿锣皷咚咚,花轿到门了,鞭炮这么一响,这里就把盆里的炭燃着,轧轧咧咧地火光万道;那一方面喜轿进门来到院中,八个轿夫抬着,稳稳当当地在火盆间一过,那火焰直冲轿子底儿。这一来不要紧,无论轿子带进来了什么气,也就灭化于无形了!五行之中什么也没有火的魄力大,就是金子火还能化呢,何况一切的气儿啊?轿子经过这一番,然后再抬进喜房来,这就什么差错儿也没有了。这个方法和“照轿”是绝对不可少的。

放鞭炮

关于照轿与过火盆两方面的避祟驱邪,那乃是属于狭义的;还有一种广义的驱邪法,则为“放鞭炮”了。怎么说邪魔外道的还分广义与狭义呢?前者单纯的属于祟物,这就是狭义的;其馀的一切像什么四眼人(孕妇,又称双身子),白虎星,小毛女儿,穿孝的人,带死气的人,带霉气的人,带鼠气的人,以及新郎喜娘属相中犯冲的人,还有什么屠字号的人物,(如宰牛羊的老师傅),这就是广义的!都是喜轿所当忌讳的。轿子在大街上走,绝对不能够由女家抬出来直钩老挺的就奔到男家来,一定是要大大小小绕几个湾儿,夸一夸荣耀(北京的风俗)。这个工夫大街小巷中什么样的怪现像又遇不着呢?那末,就难免有像上端所指定各种各类的邪魔了,一经被喜轿冲撞上了,也当有种种想不到的坏情状发生!况且花轿到了男家门口的时候,必有好些个大男小女,成群打夥的围着瞧热闹,这里又什么带毛病(如四眼人,白虎等。)的人没有呢?不是都被喜轿冲了么?那末,就当有广义化除的积极法施行了。这个也必须要激烈的办法就应了“万种妖魔来一炮保平安!(或说定乾坤)”那句话,用鞭炮一磞万事皆休,这就是广义的邪魔驱除法。鞭炮也有火的成分,并且还有激烈的声音呢。男家在喜轿没有到门的时节,就先预备一卦千百头长的鞭炮,挂在街门口儿;等着喜轿一到,江肴进门的当儿,就用香火把鞭炮点着,于是乎霹雳朴拉地就这么一阵响(新姑娘在轿子里,当是吓一跳。)什么邪魔外道的就得完全化除,然后这才把轿子抬进门来,当保诸事平安,万没有错儿了。这就是放鞭炮的经过。其间还能化除喜事中的两项天灾;这两项天灾,内中含有极多的神奇性,待我分头说一下。一是喜轿遇上了喜轿:好像娶媳妇这天定然都是好日子的,办喜事的自然不止一起,在道途上喜轿遇上了喜轿,这是不可免的事实,于是这两方面的喜轿,就算都有了第一项天灾的先兆了;回头若不放那挂鞭炮,当场就要发生经官动府的事端。第二是喜轿遇上棺材:出殡是不讲究好日子与不好日子的,可是偶然和娶媳妇的碰上了,也是常有的事情,这喜轿就算预定下第二项的天灾了;回头到了男家若不放挂鞭炮,也当有与前项同样的烦恼。可是出殡的那方面就被喜轿冲得极好了。这方面只要是放过了鞭炮,那两项天灾也就同时消灭了。其理由是前项的乃为喜碰上喜,并非是双喜的好现象,乃是喜见喜相互就会冲了!所以两方面都不好。后项的喜轿碰了棺材,是自然丧气无疑了。由此可见放这一卦鞭的好处实在不在少数哩!

添粉

讲维新的姐儿们我们不管,要在“老八把儿”阶级的女儿,一上十来岁就先得让她学擦粉。不徒马上让人家说:“苹果脸儿”——“多鲜花!”这类的赞赏;将来到了婆婆家也免得受那种窝囊气!俗说“有粉都往脸上擦,没有往屁股蛋子上擦的。”由此可见姑娘 要变成“新姑娘……新娘子”的时候,更有擦粉的必要了。当然在要上轿子的时候,新姑娘那粉定然要加意擦的鲜鲜花花的,可是轿子一堵门口儿,新姑娘对着妈妈这么一哭天抹泪儿,大意一点儿就要把粉给染坏了。(在新姑娘哭的时候,她娘多爱说:孩子,别哭啦啊!留神沾了粉!跟着手儿还给她擦泪。)胭粉原带有喜庆的成分,要在新娘子的时候,尤是一个不可少的面具和色彩了。上轿子的当口这一哭,已把那胭粉的喜庆气冲散了,正哭着轿子堵住屋门儿呢,也绝对不能再从新擦了;赶到上了轿子,新姑娘也没有怀里揣着化妆匣子的,那末回头到了婆婆家,一下轿子,不但没有喜气了,反带着哭泣的一脸丧气呢,这绝对不是好现象!当时为补足新姑娘的粉面,扩张喜庆的色彩起见:遂有“添粉”的必要了。在新姑娘刚一下轿子,不能见礼拜天地,赶紧的就得先添粉,给她添粉的人也须要全靠人,(就是丈夫儿子俱全的人,前已表过。)若能选用还有老妈妈资格的那更好了,(左不是嘴里头不闲着,举止带花着儿,让人家看着是那么回子事情!也多增些喜气。)就把红胭脂和白宫粉都匀和好了,给新姑娘一擦。当时真是红扑扑地,白鲜鲜地,再加上头上的大绒喜字儿花,可称“喜气满门楣”了!红粉佳人,下降光临,当时又能够显出一种端方贤德的气态来了,这就是后日“起家玉”的苗头。若要是哭哭咧咧,脸上还带着泪痕呢,无彩无光,不加添粉,当时的喜气减煞多了!这就是后日“丧气鬼”的表征了。这不是“各人擦粉各人光”的成例,那是一时的光,一时的漂亮;这种添粉是关系后半辈的家运呢,是绝对不可忽略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3 03:58 , Processed in 1.096967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