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老妈妈论大纲:第二章——婚姻之部VIII

2023-1-4 10:09|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芙萍|来自: 民国《世界日报》

摘要: 煖床酒做女儿的若破题儿第一绕当新姑娘要出门子了,真是和过一个大罐口一样,一方面饱尝了离娘的痛苦,一方面还提心吊胆地不知道婆婆家大大小小都是什么脾气;恐怕就闹出“多嘴的小姑子”“坏事的妯娌”的恶例来!赶 ...
煖床酒

做女儿的若破题儿第一绕当新姑娘要出门子了,真是和过一个大罐口一样,一方面饱尝了离娘的痛苦,一方面还提心吊胆地不知道婆婆家大大小小都是什么脾气;恐怕就闹出“多嘴的小姑子”“坏事的妯娌”的恶例来!赶到了婆婆家猛然看着小女婿子可了心啦,这才可以安慰一点。回头这么一路演弄老妈妈的把戏,再马仰人翻的一阵磕头儿见礼,有时候再把她累得连南北都不认得了。慢慢地到了晚夕之间,众家宾客都已散去,所有的就是自家园儿的人啦,这再说相互感情方面的事。到这时她是“新来的人儿,摸不着门儿。”又本着“认生”的原义,就得维谨维慎,金人三缄其口似的。这就是她头天晚晌来在婆婆家一种“不团结”“不自然”的兆头,也是日后不和不美难以起家的引子。那末,婆婆家就当有一个调剂的方法就是“煖床酒”了。本来,无论什么大小事情,都要喝钟酒作个点缀,新由外面来的人还地用钟酒给他“洗洗尘土”哪,何况花红轿子娶来的新人呢?这是给他两口子调节的好好地,日后大家都能够沾点儿光,煖床酒是在喜房内举行,那边就是他夫妻俩的床榻;自己家里大大小小喝他夫妻俩在一个棹子上团团圆圆地围住,这时候是人无论大小都得算一分儿,乃为“团聚”的定则。他夫妻俩好像上宾似的,于是乎大家把酒就喝了起来!惟有新姑娘她一个人含些害臊的意味,可是大夥儿就得向她搏美拉合儿。这时候做婆婆的也要把自己的规矩,和一切“家长礼短”的都得对她开说开说,她只有答应领会罢。除此之外,一家人在这时都要说些喜欢的言语,吉祥的话儿,逗乐儿的事故;好好歹歹斗闹这么一大阵,这幕喜剧就算又告成啦!由此日后自当净过好日子了。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新姑娘和自家同棹饮酒的人此时还不能辨清呢,众人爷只得守缄默的态度;这个问题的解决,得待诸此日的早晨,新姑娘下了床,先给婆婆请过安,然后才“分大小儿”呢。分大小儿就是婆婆把自家的人都一一给她介绍过来,什么——“这是你大伯子”,“这是你小叔子”,“这是你三妹妹”!等等的,她是照例的见礼请安,她这时候才了解昨夜给她煖床的都是谁和谁了!这个“分大小儿”和煖床有些连带的关系,故并论之。

花烛忌语

照着上节的煖床酒说来,是合家之中主于愈欢乐愈多说话,才能臻得喜气满屋,延福延寿。不过,那时期是那时期的事,赶到过了一会儿众人散去;喜房钟只剩下一对新人了,这时候声声色色的取法上,却和煖床酒的时候成了一个大反面!厥取寡言少笑为宜。人之说话是一切环境实现的先声,往常闻有自咒者道:“回头就让我如何如何!”到了回头真是想不到竟本着他那语言的向往而发现大灾大祸了!所以人之说话总不要胡扯瞎道,取其有条理有头脑;要不然时反不如守着“少说话多磕头”的为妙了。所以老妈妈教导一半爱说话者说:“一问三不知,神仙不得怪!”最好遇事就给他一个“摇头法”大家必说你时“憨大郎儿”,其实却为“哑叭吃扁食!心里有数儿。”忌多说话的方向就很为复杂,我妈单表家庭中吧。一家人若是终朝每日不是“念殃儿”就是“抱苦穷儿”,随时当然得不了什么好。所谓“穷在嘴上啦”,就是这个原故。那末转说到新婚花柱夜夫妻俩的身上,更当有同样的取忌,而不言可喻了。这头天晚晌的少说话,倒不是什么“认生”的过难;纯粹为企发将来过好日子的操纵!夫妻俩在头天晚晌爱说爱道,当然是主于日后不起家——若新姑娘更有嬉皮笑脸的,说道没结没完,那就是她后日放荡的预征而无疑了。但是麻绳儿没有缝在嘴,夫妻俩在一宵的工夫绝对夜不能半字不吐,不过是求其少说比什么都强!可是这么说,要是谁先开的口,末了到老谁当先死!这夜不能故意装着终不发言,由不知不觉之间谁也就说出来了。总而言之,这天晚晌夫妻俩须少说,不许共话;不得已也就是一半句二五句就算了事,横竖说话的日子长者呢。这也不用什么海誓山盟,自然就是终身的伴侣啦!那末一来后日可就能够起家了!

拿喜碗

“养女儿是赔钱货,一点儿也不错!”穷家主儿的姑娘除非是许配了穷人家儿,不然的话,这一路嫁妆的赔送就要娘的命!十抬八抬都赔不起;十分不成就是弄两个箱子一只马桶,一倭脖儿也得给人家抬了去!一来不示弱;二来给新姑娘也挣挣脸,日后好是一门子亲戚!外表上既然如是,究竟姑娘到了婆婆家将来能不能作脸,这都是揣悬不定的事!十年八载不给人家生个一儿半女的,岂不是大糟而特糟吗?(当新媳妇是以能给祖宗造儿子为一大光荣!)所以姑娘的娘总是不放心,恐怕给老泰水摔了锅!到那时节慢说新姑爷还叫她老泰水大人,就是称呼一声“丈母娘”都要富不起了!欲免除这些个恐慌起见,于是必当有“拿喜碗”的把戏了。这是在嫁妆中赔送了各式各样的之外,就预备一对不大不小的碗,这就叫作“子孙碗”;和两只红绿色的筷子,这就叫作“子孙筷子”。这两件东西是专能企图着她将来夺夺生儿养女,子孙一大群!它有些特殊的性质,因之就不能和普通的嫁妆一起行了;就把它先保存起来,普通的嫁妆早已行走了,它还不动,净等着男家的喜轿到了,娶亲的男客这么一露面儿,回头他们临走的时节,就让他们把那子孙碗和子孙筷子,一齐包着拿走了带回男家去。男家于是就收留下,当作宝贝一般的看待!由此新姑娘的娘也就放心她女儿日后多生子孙的准确了!这个原则是那对子孙碗和筷子就能保住了新娘子该吃养子养孙这碗饭的意思。所以只要是不忽视这种把戏的,无往而不得到成群打夥的儿子!可是后日又发生了“柴米夫妻,饽饽儿郎”的恐慌问题!到那时被受叫大东西的任凭怎样的苦奔他也甘心!因为在我们的老妈妈论中是主于儿女乃是“活元宝”!“有儿子的就不算是穷”!绝对不像新青年男女的净讲什么“甜蜜的生活”,还什么“蜜月怎样”啊!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23:19 , Processed in 1.112349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