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老妈妈论大纲:第二章——婚姻之部X

2023-1-4 10:14|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芙萍|来自: 民国《世界日报》

摘要: 迎门钟俗语儿说:“礼多人不怪!”实在不错。若在我们老妈妈论上,尤是抱定“磕响头”主义的了;回来再说到新姑爷在“小登科”以后,也更迎持“磕响头”主义的。把媳妇儿大哥娶到家来之后,他的头还是累次三番的磕也 ...
迎门钟

俗语儿说:“礼多人不怪!”实在不错。若在我们老妈妈论上,尤是抱定“磕响头”主义的了;回来再说到新姑爷在“小登科”以后,也更迎持“磕响头”主义的。把媳妇儿大哥娶到家来之后,他的头还是累次三番的磕也磕不完,什么接回门咧,会亲咧,拜客咧,半个月之内简直是不能住台儿。单说那大好日子过了之后,她娘家在短期以内,一定短不了来人的,吃各式各样儿的酒,这些局面统而言之就叫作“会新亲”!这时候信息发所团聚的多是她的亲人,比较上还好受一些;所难受的就是新姑爷一个人,大夥儿都拿自家作为一个“贵品观”问罢长来再问短,自己也得一搭一合的,好不羞煞人!因而有的就“红头涨脸”;有的就“楞呆呆地”;有的就作出“女儿态”来。这些假面具都不足为法,碍不着正经事!欲求新姑爷的尽美尽善而取大家众口一词说句“新郎好”的起见:则就是“迎门钟”的把戏了。这个细目就是娘家的会亲的来到了以后,新姑爷就用手举起木方盘,里面盛上一钟酒,迎门守候着,等人一近来自己就先行“羊羔吃奶”式的单腿跪(又名打阡儿)然后双手敬上酒。来客当然是不能“给脸不要脸”赶紧也就得双手拿起酒钟来给一个一仰脖儿;然后再搀新姑爷起身,好像也怪难为情的,什么“劳驾咧讨礼咧,不敢当咧,”不知道答说什么客气话好啦!回头坐下再喝新鲜酒。这真要来个十口二十口子的,新姑爷的腿都得跪酸了,外带着还有两脚泥!你说这苦不苦?其实到底是不苦而且还极甜!万般没有受累的不好,这纯是以“磕响头”主义来“诱买人心”,回家大家你道长我道短,左不是说新姑爷怎样好,怎样有出息,将来得怎样的享福!以及新姑娘都跟着有多么大的造化!这一派的话头,的确是给小两口儿祝福呢。

分大小

若看了前节新姑爷这一番的“小登科”,真是“磕头如捣蒜”;没有法子!好在一辈子就是这么一档子事,谁让抬到家来一个“花不楞灯”(美娘子的俏称)呢。返过来说新媳妇她呢,她是越发的不容易了!一下轿子就先挨三支冷箭;回来在华堂中装这么一路影戏人子,婆婆那里指点说给谁磕头,这就得忙着快下跪!那时候她恨不能把两眼合死,把耳朵塞住;一来免去好些针刺般审美式的眼光,二来可以避去一切品头论足的高调!但也是没有法子能够解出重围。把头都磕完了,回头这还要什么吃“子孙饺子”“长寿面”——以及“合欢酒”,处处步步装模作样的,自己真是众人的玩物了。临完了一看小女婿可了心啦,这还可以说是大快人心;这回头再留神小姑子及妯娌们的怪脾气!花烛夜夫妻俩混混沌沌地过这么一宵,次日早晨刚起牀来只听婆婆嚷一声:“分大小!”这时候她赶紧就得顺条顺理儿的净听着婆婆支配名分的一切。她自己自是以婆母自居,她跪下便磕头!回头什么“这是你妹妹”!“这是你……”按次见过,干脆说就是重演一回礼!其实她在昨天由理想之中和称呼上,已然完全知道是谁合谁了——干吗今天还必要装这一回疯子?待我开说起来:昨天的礼虽然也称叫并磕过头的了,但拿好像是见面礼;因为“新媳妇才到家,不知道是甜梨是苦瓜!”新来乍到的,一百样儿全都不合辙儿呢,回头他们夫妻俩经过了花烛夜同榻安歇了,有长明灯照过了一宵的光景,这才算是“生米做成了熟饭”,“一块石头落在平地上啦”!当时也就算是他们家的人了。所以才从新“分大小”儿,家庭里就算有这么一口人啦!谁再说什么也不算了。加入新娘子若在花烛夜晚闹出什么岔错来了,这就是不该当是他们家的人!他们俩原不有婚姻之分,但那时棒打没回头!你说糟糕不糟糕?这好在还没分大小儿呢。若是分过了,然后再把她囗了出去,明明白白地家里没死人楞少去一口子,这小名儿就叫作“活出殡“!丧气的真到于极点了!所以次日分大小儿的好处就在乎这儿哪!可是只要是分过大小儿了,那一家儿也说不上不算来啦!单说在新媳妇方面,则有三熬:一熬婆婆死,婆婆死了没人管——好当家!二熬小姑子出门子,小姑子出门子不受气,三熬生男孩子,长大成人娶了媳妇,到了这里真是”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了啊!

坐帐

“一绕儿生,两绕儿熟;三绕儿脸大不避头。”这是交际的人情的定则。就“串门子”来说,头一趟去的时候,表面上好像多雍容,有的就是“女儿态”;情感上好像多么客气也似的。赶到第二趟就不然了,这就是所谓“熟和了”;又待不了三天,三趟五趟连七趟,是“吃惯了嘴儿,跑惯了腿儿”,慢慢儿的“长和脸拉成圆方脸”,老实不客气的有说有笑了。人家那里一让饭,也就“吃吧!——横竖不是外人。”这是说串门子。还有“交朋友”呢,老侯介绍老马给老牛,相见之下客气极了,见二次及三次也就熟和了,真是热火盆儿似的,走到那儿要花钱,谁都惦记着“抢先儿”;待过了十天半月所以是熟和大发了,创出脸儿来啦,哥儿俩竟由“小囗戏”开起大玩笑来了,“嘿!老兄不要动起大五荤!”在出门儿花钱上是已由抢让转为缩后了,“你给就你给,——我懒怠掏腰包!”以上的种种归宗儿就说的是无论在什么环境下破题儿才露面的难处。尤其是在新姑娘的出门子,才到了婆婆家俩眼一面儿黑,不知道谁和谁!新姑娘出门子有如唱戏的乍登台,台帘子还没有挑起,心中早已是“扑腾腾地”乱跳,大夥儿都拿自己都当作一种“样戏观”其难受是可想而知的。新姑娘之来到婆婆家,其心理的作用完全在小女婿一人身上,其他还在二篇儿上呢,自然那位是囗郎一下轿子便可以认识的,这也无须乎来介绍,公然就拜天地对跪给人家磕头!可是这样究竟他俩人的情感上还没有经过一种调和素,所以就有“坐帐”的必要了。坐帐的时节是在子孙轿子各种把戏的以前,好像这也是一种特殊的会客;这时候新姑娘惟有拿大媒做“主心骨儿”,有媒人男或是女的,(男的做大媒年岁至少也在四十开外。)在一旁指导,一对新人脸对脸儿坐着,自然喜笑颜开;作大媒的嘴里也不能闲着,左不是说些让他俩人知道是“你夫我妻”和“你妻我夫”的话头,由这儿小两口子就算认识了。当时彼此也当说上一半句,有时候也讷口无言,但是心房中已都是跳跃跃地欢喜了!此外,喜房中是任何人都不要,但是不避茶坊;他是这出“媳妇戏”的检场者,一切局面都待他来创造。坐帐的光景他更有赞礼的职权!又有什么可怕他的呢?另外,还有一个或是两个的全靠人,都是具有老妈妈很健全的资格的,在一旁说说道道,指指点点,吉祥话儿顺嘴流!为喜房中增光不少。不大一会儿两口子容颜上好像彼此都到了和美的地步啦,这就主于日后能美满一辈子,说话间坐帐闭幕了!该口头见礼,别跟人家男女宾客崩著(拿架子也)啦。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23:19 , Processed in 1.095891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