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北平岁时记(三)年景 菱角米 卖画

2023-1-20 12:05|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仙舟|来自: 民国《益世报》北京版

摘要: 年景北平人视过节过年,为极隆重而不可稍事改变之事,国府虽厉行废除阴历,而平人犹报“废自由他废,我过我的年”的顽固宗旨;且感特别之囗趣,过阴历年既无所谓之为犯法,故官厅亦奈何不得。废除阴历之声浪,宣传已 ...
年景

北平人视过节过年,为极隆重而不可稍事改变之事,国府虽厉行废除阴历,而平人犹报“废自由他废,我过我的年”的顽固宗旨;且感特别之囗趣,过阴历年既无所谓之为犯法,故官厅亦奈何不得。

废除阴历之声浪,宣传已逾三春,奈民间过年之习俗,仍未稍减曩昔;而平人所谓之“年景”,今春尤风起云湧,大有恢复十年前固有状态之势。噫,禁之愈厉,行之愈烈,烟,赌,娼……无一不在禁例,而犯之者反兴味勃勃,匪特私过阴历年者为然也。

往年年景,常于腊八之后,始次第出现,故平谚有云“喝了腊八粥,金钱如水流。”言每年一过腊八,新年已相距匪遥,过年处处需钱,故金钱乃用之如水流也。今春年景,发现尤早于往年,十一月——阴历——中旬,街市上即有“卖菱角米”者出现;十二月初则“画来买画”之声殆传遍大街小巷矣。

新年将届,应囗之货声聒噪于巷闾,商铺于新年之点缀亦莫不恐后争先。闲步街头,掉手四瞩,气象繁华,㢠异平日,此即所谓之“年景”也。

春节已过,假期未满,距坐都是,无聊之极试将今岁之年景逐一描而写之,藉为俱乐部补白云耳。

菱角米

菱角米为腊八粥菓料之一,前已详言之矣。是物虽附属于粥菓,实为点缀年景之先锋;故于描写·年景之初,必自菱角米始。

“菱角”,产于河,藏于莲底;球后与莲同结实大者形如蝙蝠,小者多为北产,色深黄,微青,体有细纹,若汉篆,类雕鐫,皮坚如墙,端有长针,採者不慎偶触之,肌肤为穿,利如锋刃。食时须以钢剪断其针,再剖其皮,则粉白玉嫩之菱仁,含于破壳之中。

菱仁剖出,色可爱,更可食,入口鲜而嫩,其微有绵性者,则为“老菱角”矣。

“菱角仁”,南人喜食嫩者,而北人则以老的为上。北平每于球后,有卖“河鲜儿者”,莲蓬,白藕,茨菇之外,菱角固亦有相当之位置也。

医云:菱角于药材中,为坚脾之需要,更富有滋补之力,故代乳粉中,菱角在焉。

早上河者,固为“河鲜”,其迟于深秋出水之菱角,则老不可食矣。废物利用,遂以之做“菱角米”焉。

做菱角米之法,亦先以钢剪入法剖出,取其仁曝于日光中。数旬后,干如“铁蚕豆”,体形缩至三分之一,置袋中珍而藏之,妨虫蚀也。

菱角米,除用于要菜及代乳粉之外,惟腊八粥之一途。煮粥以前,须先以温水泡菱米,迨湿透,始下锅与米合煮之,粥成时,菱角米亦可食矣。

每于冬囗,卖菱角米之小贩,踵接而来,售者,皆四乡之村仁,蓝布裤袄,月白褡包,顶扣白毡青色缎边之小帽,肩粗布或蔴质之口袋一,手捂右耳,引颈长嘶,唤一声,“抓菱角米咧!”不啻报告新年将至也;又有提较小之竹篮者,则为附售“荸荠果”“熟茨菇”者也。

往岁菱角米之售价,与花生仁咸瓜子同,今岁则否,铜元二十枚仅得米仁三十馀粒,是物,价昂如此,其他想可概见。

菱角米,除专售之小贩,干菓铺均有代售,特其价之昂,殆三倍于小贩也。

卖画

按北平旧俗,于腊月初旬,皆请匠人糊裱顶棚,四白落地,焕然一新,其意云何?为过年也。顶棚糊罢,即购含有“吉祥”趣味之画像,贴于壁间,职是之故,乃有卖画者应运而生焉。

卖画之小贩,亦为四乡之村人;更有挟其货物,——不远数百里而来者,如涿州,良乡,乐亭,三河……各县,眩奇斗异,极尽所长,而化工能使平市妇孺满意者,厥惟乐亭之“大胖小子”。画工既细,著色亦佳,莲生贵子,五子登科,富贵有馀,……尤为妇女所乐购。

北平为五方杂处,学仕工商,无一不有,各界之职业不同,目光亦异。卖画者为迎合购者心理期间,故画中之种类倍极繁杂。

妇女除喜购“大胖小子”之外,兼亦爱买“美人”;又有“小姑贤”,“丁香割肉”,“二十四孝”……带有曲词说明者,皆伊辈之所好也。

画中有取演义书中任务绘于其上者,如“拿花得雷”,“拿谢虎”,“截江夺阿斗”,“大破铜网阵”,“哪叱闹海”……又有绘戏出者,如“三疑计”,“当阳桥”,“战长沙”,“御碑亭”,“黄金台”,髫龄儿童皆争购之。

商铺夥友,外乡者十居八九,新年买画,则喜“发财还家”,“庄稼囗”,“王员外休妻”,“大过新年”……更有富于滑稽趣味者,如“王小过年”,“瞎子逛灯”,“穷大奶奶逛西庙”等是。

前清末季,平市之“剃头棚儿”鳞次栉比,此辈者皆系无知之徒,新年买画,则喜含有风流性,如“四怕,四不怕”,“忘八大爷捉奸”,“妓女悲秋”……甚致不惜多钱购“春画”悬于壁间;迨近况文明进展,人格渐高,“剃头棚儿”一变而为“理发馆”。职业之名称既雅,业此者资格亦高,虽购画之风未歛,然含有风流性者皆不得售。乐亭有名马二愣者,幼习画匠,抅思新奇以墨画燕子而得名,故有“燕子马”之徽号。彼能拟上下翻飞各种姿势之燕子,编成“忍为高”三字,有不足之处,则以松柏填补之。字大径尺,并排横匾,厥状倍极庄严,理发馆中,几无一家不有,总今昔悬画习惯而观之,理发业之人格,殆已日趋于上也。

今所售“忍为高”之画,出燕子马之手固多,而仿效冒充者亦复不尠;惟画燕点睛之精神,则不及马之万一也。

上述之画,所用纸极劣,体极薄,有矾质,如糊窗之“粉连四”;而较“粉连四”微俱耐久之性,其纸色则易改变。画时均制木板于纸上,然后饰以彩笔,其印画之手工,亦甚繁难也。

画之方式,有大张小张之分,更有仿小挂屏之形式者。余儿时亦喜购画,小张售铜元一枚,大张则售两枚;四扇屏仅不过三四枚而已。晚近百价提高,画亦随之俱增,今岁之价,小张十枚,大张二十四枚,四扇屏则四五十枚矣。

又有所谓之洋画一种,来自扶桑,纸光华,画亦精细,以铜板套色之法印之,美丽超乎中国,种数亦繁,如猫儿偷鱼,小囝赌牌,污渍闹学……以及仿画中国演义,历史,戏剧,应有尽有,惟售价过昂,故其销路未及中国画之流畅也。

前岁平市有新画一种,闻自天津来者,曰“三百六十行”,绘各行营业之情形,无不逼肖,士女小子皆喜购之,板式仿东洋,画工亦巧,纸更光洁,售价廉于洋画,而稍贵于中国普通者。是画出于天津某画厂,为某画师所绘,此画一行,洋画疲涸,孰谓中国艺术无发展乏可能耶!?

友人云:今岁该厂,又有时髦画数种销行天津,画工印工,皆较“三百六十行”为上,特北平一隅,未之见也。

售画小贩,沿街叫卖者,皆以蓝布裹之,外以苇箔帘为甲,无捲边伤角之虞;帘箔两端,系以绳套,穿以木棍,荷之肩头,颇称简便。

于繁华处所售卖者,则以席布为棚,或赁房屋居之,中悬画幅,灿若云霞,购之者随便入囗,其售价较沿街之小贩似稍低廉。北平呼画肆为“画儿棚子”,盖指以席布为棚者而言也。

“画儿棚子”,大街市似皆有之,如天桥,地安门,东西四牌楼各庙会,均有定所,迨囗历年后,则无彼辈踪跡矣。

至厂甸之画儿棚子,所售皆名人字画,与上述之年画,迥乎不同也。

卖画之风俗始于何代?殆无可靠。读大菴随录载:“……十二月市有卖像者”,惜未详其始末;或谓此风始于前明,特亦无确实根据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8 23:48 , Processed in 1.114349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