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四十里关沟古道中的关与城——八达岭关城

2023-2-16 12:10|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孟宪利|来自: 北京长城文化研究院

摘要: 2021年我们在公众号上推出延庆区孟宪利老师个人收藏的关于八达岭和关沟的老照片受到朋友们的欢迎。今天孟老师继续与大家分享关沟一线六座关城和城堡的老照片。在关于关沟的老照片中,大家见到最多的是八达岭长城的照 ...
   2021年我们在公众号上推出延庆区孟宪利老师个人收藏的关于八达岭和关沟的老照片受到朋友们的欢迎。今天孟老师继续与大家分享关沟一线六座关城和城堡的老照片。在关于关沟的老照片中,大家见到最多的是八达岭长城的照片了,今天展示的老照片集中关城,有的也是头一次展示给大家。

图 1 八达岭关城与八达岭长城墙体关系平面示意图

01

关沟北口

八达岭关城位于四十里关沟北端的两山交汇出口处,由此出山可通岔道城、延庆小盆地,直至内蒙古高原。在明代建设八达岭关城之前,这里是历代进出京城的古道关口。因为与进入关沟南端的南口相对,又称居庸关北口(关于居庸关北口具体地点尚存争议),是居庸关的西北门户,也是明代昌镇和宣府镇的交汇处。八达岭关城高踞关沟北端最高处,这里两峰夹峙,一道中开,居高临下,从八达岭俯视居庸,远眺京城,居高临下,地势险要。自古以来就有居庸之险不在关城而在八达岭之说。

明弘治十七年(1504年),经略边务大理寺右少卿、吴一贯规划创修八达岭关城,副总兵纪广负责督造,于次年告成。嘉靖十八年(1539年)重建东门,门额书“居庸外镇”;万历十年(1582年),重建西门,门额书“北门锁钥”,匾额“钦差总督蓟辽”等处军务,“兵部尚书督察院左副都御史山阴吴兖(古同兑),巡按直隶监察御史新喻敖鲲,万历拾年岁次壬午五月吉日立建”。

02

八达岭关城

八达岭关城城墙高大厚实,平面依地形布局,为不规则长方形,东西向窄,南北向长,其中西墙与南、北两侧山体的长城墙体相连,东西两门相对开设。关城城门平台下部用10余层花岗岩条石垒砌,上部城砖包砌。城门顶为城台,长20.58米、宽14.89米,面积306.43平方米,四面筑宇墙垛口墙,放置架炮抬弩。城台两侧30-40米处,各建敌台一座,与长城墙体连通,敌台与关城构成掎角之势。城台下方城开砖石拱券门,宽3.9米,高5.06米。城门洞内,安装大的双扇木门,门面铆钉镶嵌铁皮、门内安装有杠顶柱和锁闩。平时,大门敞开,行人商旅自由出入;战时城门紧闭,严实坚固。一旦发出反击号令城门洞又是守城将士发起冲锋的出口。奇特的是,西门洞地面咫尺之间,属两个水系的分水点。门外之水流向妫川入永定河,门内则为温榆河的尽头,入北运河。

关城东西两门相距63.9米,城内面积5000多平方米。城内原有守备公署,察院公馆及军事营房等建筑。东门外原有一座寺庙,名望京寺,内有岩石凿成的大悲佛像,庙后被毁无存。

康熙帝巡幸塞外时提到:“秦兴土石之工修筑长城,我朝施恩于喀尔喀,使之防备方,较长城更为坚固也”,清廷借助蒙古来守卫北部边疆,从此,蒙古与朝廷结盟,实现了大一统,来自北方的威胁解除,长城的军事防御功能逐渐退化,对长城也就疏于维护管理。我们从下面的影像中看到是历经风雨侵蚀已经残损的关城形态。

八达岭关城东门外(照 2)。从拍摄位置看,这张照片是从关城东门外向西拍摄,可以看到西墙北的敌台。此时城门残损已经很严重,东南角坍塌,唯有东门拱券还存,门洞上古人题写“居庸外镇”石匾额尚存,雄风依然。与东门相连的东墙体相对还好,但外包砌体大多无存,石墙芯裸露。据说关城墙体是使用关沟中河卵石砌筑而成的。古代关沟是温榆河的源头之一,山泉水源丰沛,有水即成河。雨季河水将山石带入沟中,在转弯和平缓处形成河卵石堆积。修筑关城城墙时取关沟之河卵石,就地取材,节省成本,是古人的聪明才智。照片近处山石应是赋予传说的“望京石”,但坡上的望京寺已无痕可寻,已在清代中期被毁。

照 2 东城门东面外观(大约摄于1903年,拍摄者和国别待考证)

八达岭关城东门内(照 3)。东城门城台在内侧(西侧)凸出于墙体。依然能够看到墙体外包砌体无存,石墙芯裸露。东城门对外一侧虽已残损严重,但对内一侧城门顶上九个垛口墙依然完好,雄魂还在。当时,清朝光绪帝为了缓和与德国的关系,邀请住青岛的德国海军司令海因里希王子访问北京,在游览了北京的皇家园林后,海因里希王子到八达岭长城游览。照片上是海因里希王子一行骑马进入关城东门的情景。

照 3 关城看关城东门 1898年德国摄影师拍摄;1899年1月德国出版商同年印刷明信片(从中国青岛寄到德国柏林)

八达岭西门外侧(照 4)。从拍摄位置看,这张照片是由西门外向东北方向拍摄,可见关城北侧长城及敌台。西城门向外凸出于墙体,砖拱门洞。门洞上石额题写“北门锁钥”。城门高大威严,在古代是“驱胡万里”的神武之门。照片记录了当时西城门保存状况,券洞门、城台、垛口墙完整,依旧威震四方。从门洞的光线判断,城门内侧已有局部坍塌。洞门口两个人或是摄影者的随同或向导。从明信片背面信息可知,明信片1949年前由加拿大某大学的美术学院图书馆收藏,之后流入社会。现保存在作者手中。

照 4  西城门外侧 19世纪70年代前后,美国摄影师赫伯特﹒克莱伦斯﹒怀特拍摄,美国出版商印刷明信片

八达岭西门内侧(照 5)。从位置看,这张照片是在关城内由东向西拍摄,可见关城西门东立面及南部墙体,以及敌台。照片上西门城台内侧已经大面积坍塌,残毁严重,或是在清代中期就已残毁。照片为我们审视城台当时的保存状况提供了清晰的信息。城台残损部位长满杂草,塌毁成“V”字型,只剩下西面部分拱券支撑城台顶部垛口墙。非常难得的是南部登城马道还保留完整,外包城砖及上部吐水嘴清晰可辨。南部城墙包砌的条石十余层仍然保存完好。画面的城墙城门上下有不少人,应该是一个国外旅行团队,他们为拜见伟大的长城而来。驼他们来的马儿和脚夫在城内休息。

 照 5 约1890年拍摄的照片(摄影者和国别待考证)

八达岭关城外(照 6)。据资料显示,八达岭关城西门外原有一座牌楼,横额书“驱胡万里”。牌楼使用何种材料,形制如何,高、宽尺寸多少,由谁所建,均无处可考。照片是在八达岭接近滚天沟南口处向城门拍摄,位置很好。从这里一直到西门没有看到牌楼的踪迹,推测牌楼应在清代中期就已不存在了。

照 6 1870年前后,英国摄影者约翰﹒汤姆森拍摄的八达岭关城外

八达岭关城全景(照 7)。这张照片近乎展现了八达岭关城的全貌,应是站在八达岭长城南峰第一号敌台拍摄,北峰长城从第一号敌台到第八号敌台都收入镜头之内。照片中的东西城门都已经残损严重。与关城相接的长城墙体保存相对要好很多,沿南北两侧山脊蜿蜒至远方。关城内的守备公署、察院公馆及军事住宿的营房早已无踪可寻。

照 7 1915年前后拍摄的八达岭关城及北侧长城和敌台(摄影者待考证)

八达岭关城全景(照 8)。这是一张从北峰第3号敌台向下拍摄的八达岭关城全景。居高临下看八达岭关城设置于山口间,穿过山口的道路东高西低,南北两山长城蜿蜒。照片中,长城墙体的左侧是从关沟过来的主道,跨主道的U字形墙体即是关城的北墙、东墙和南墙,已经残损十分严重。长城墙体右侧是出关古道,通向岔道城及延庆小盆地。长城走向的远端是八达岭长城南峰长城。

 照 8 1910年前后,比利时摄影师拍摄八达岭关城照片

03

小结

七张老照片的时间跨度超过35年,清晰地记录了清末民初八达岭关城一带的景观面貌,以及关城的存在状态。影像记录的是长城,留下的是财富。影像像一面记忆的镜子,记录了长城的过去;又像是一座纪念碑承载了长城的历史;影像还像是一本回忆录,让我们读到它所经历的一切。感知祖先留给我们的巨额精神财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23:06 , Processed in 1.076925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