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逛灯

2023-8-13 09:45|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金受申|来自: 民国《北平日报》

摘要: 在明代灯市合一的时候,是于东城灯市口悬灯的日期,各书记载不易,清代的上元灯节,散在各城悬挂,定为正月十三日至十七日,一直相沿三百年,近十年来灯节已等于无,悬灯的不及万分之一了。笔者幼时,虽然没赶上有工 ...
在明代灯市合一的时候,是于东城灯市口悬灯的日期,各书记载不易,清代的上元灯节,散在各城悬挂,定为正月十三日至十七日,一直相沿三百年,近十年来灯节已等于无,悬灯的不及万分之一了。笔者幼时,虽然没赶上有工部灯的盛时,但民十前后灯节还是很热闹,笔者在五天中,没有一天不去逛灯的,逛完了灯看商店放烟火,看完烟火,到书舘听评书,以为一年中最有乐趣的事,因为今天正是正月十三日,也就是平市所谓“头天灯”,现在再逛,踏月自然还可以的。

逛灯乐趣 只是人看人人挤人

北平在清代时,灯节五天中,每晚街头逛灯人,几乎用美国手提计算器斗数不过来。各官厅衙署也要挂灯,任人观看,庙宇,商店(以旧式饽饽舖为最多),也斗一律挂灯。灯是一尺宽,二尺多高的四方木架子,四面糊白纱,画城全部连续故事画,如三国,水浒,聊斋,西遊,列国,随汤,济小唐捉妖……等书都有。入晚点上了腊,人们便仰起头来看,便是所谓逛灯了。实在逛灯人的心理,不在看画囗上,只在看热闹,人挤人,其中便有许多故事发生,绺窃的得手,自然不免,另有一些轻薄少年,挤在人的身后,把两个不相识的男女,用针线将衣服缝在一起,然后躲在一旁,静候发掘后的大众笑声,被缝的人的骂声,不知这是什麽趣味所造成。所以大家闺秀,家长全不许逛灯,之后东安门外一家大茶舘,字号是汇丰轩别名“闻名远”的,两廊悬灯,大家妇女坐了骡车,来此观灯,实则每年仍是如此的灯,不过为新年夜出一遊而已,现在的真光电影院,就是闻名远的遗址。

也受了湿煤威胁的火判钟馗

除了故事的纱灯以外,干菓子舖(昔称倒装舖,今称南货店)老板门,因为要显示他们有藏鲜菓子的冰窖,便做出冰灯,麦龙灯来,到灯节来点缀,前十几年隆福寺小门姜店(北平各商店皆以门面号召营业。只干菓子舖特以小门姜店四字,奠定了顾主的信心)的冰灯很有名,近年之后鼓楼前路西一家小门姜店,还做些冰灯,近年春晚天寒想像仅存的冰灯一定溶化慢的。庙宇在灯节燃灯五天,那是庙内的事,至于公开悬灯,已然很少,只有地安门西的宛平县城隍庙,每年还开庙悬灯,院中用泥塑钟馗像,腹中空虚,七窍留有活孔,内中升火,七窍冒火冒烟,谓之“火判儿”,以前的火判儿非常高达,以后因为煤价柴价上涨,进士钟馗也逐渐缩小了法身,减少了腹部容量,近年煤球贵如元宵,而且湿球也升不着火,我真替判儿欣幸,不致再被火烧之刼了。宛平城隍庙早年也是五天灯,五天火判儿,胜利前曾有二三年停止开庙,胜利后为表示普天同庆,勉强开了三天的庙,今年不知如何,以前各庙宇悬灯的,也不过吸引一些遊人,宛平城隍庙则门前列市,卖灯的,卖玩具的,也有几十份,与别处不同。现在国事人事,还闹不清,灯事早已囗囗,商店用布画了故事,作为窗帘,本来不值一顾,但久已逛不着灯的人,只好求其次的也伫足看个不休,表现出渴望逛灯的心情一蟹不如一蜡[蟹],我由逛灯上得了一个注脚。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元宵下一篇:咬春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1 22:40 , Processed in 1.098550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