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东交民巷使馆群(区)之列国兵营——法国兵营

2024-1-16 09:53| 发布者: weiwei |来自: 东交民巷

摘要: 鸦片战争后,满清帝国的“大厦”摇摇欲坠,各国列强不仅纷纷要求清廷割地赔款,劫掠中国大量的财力、物力,并纷纷提出要求常驻京师,建立使馆。从1860年《天津条约》规定外国公使可进驻北京,到东交民巷礼部中签署的 ...
鸦片战争后,满清帝国的“大厦”摇摇欲坠,各国列强不仅纷纷要求清廷割地赔款,劫掠中国大量的财力、物力,并纷纷提出要求常驻京师,建立使馆。

从1860年《天津条约》规定外国公使可进驻北京,到东交民巷礼部中签署的《北京条约》允许列强可以在北京建立使馆,再到1901年东交民巷西班牙使馆里签订的《辛丑条约》后使馆界的出现,列强的势力与范围逐步渗入和控制了清廷的“核心”地区——东交民巷。

1901年清廷被迫求和,签订《辛丑条约》。条约第七款规定:“大清国国家允定各使馆境界,以为专与住用之处,并独由使馆管理,中国民人概不准在界内居住;亦可自行防守。使馆界线于附件之图上标明如后(附件十四)……中国国家应允诸国分应自主,常留兵队,分保使馆。”

【小编注:《辛丑条约》,亦称《辛丑各国和约》、《北京议定书》,奕劻、李鸿章代表清廷在北京东交民巷西班牙使馆内与大英帝国、美利坚合众国、大日本帝国、俄罗斯帝国(沙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德意志帝国、意大利王国、奥匈帝国、比利时王国、西班牙王国和尼德兰王国(荷兰)在义和团运动失败、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后签订的一个不平等条约。 条约签订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七月二十五日,辛丑年,故名辛丑条约。因条约签订日为阳历1901年9月7日并规定向各国赔偿白银4.5亿两,分39年还清,本息共计9.8亿两之巨!因此有“九七国耻”一说。】

《辛丑条约》签订后,东交民巷地区里“一夜暴富”的列国,分享着强盗的成果,纷纷扩充使馆、修建军营、银行,八国兵营就是“各国以使馆曾遭义和团围攻,安全没有保障”为借口建立起来的。

根据《辛丑条约》的规定:使馆区外围界为:东至崇文门内大街,西至兵部街,南至内城南墙,北至东长安街。南面为皇城南城墙,东西北三面围以高墙,围墙上砌有雉堆和碉堡,遍布枪眼和炮台,围墙外还挖了壕沟和预留开阔地,八个入口处均设有铁门,有全副武装的洋兵把守。围墙外面,除南面有高大城墙和护城河做屏障以外,东、北、西三面拆除一切建筑,辟出数十丈的开阔地,便于守望,兼作各国操场,一方面用以操练守兵,一方面利于“防守”。在界内自行设置警察署,军事管辖权属于各国驻屯军的司令官,中国武装军人及警察绝对不许入界。

《辛丑条约》签订后,东交民巷使馆区围墙内占地约8.1公顷(约1220亩),加之墙外的练兵操场和缓冲开阔地,总计约12.2公顷(约1690亩),在这个范围内的原有隶属清廷的官产必须无偿迁出,民居则由清政府出银三十五万两强行收购后赠与占领者,从此,这片原有约几十条街巷和多个衙门、府邸、祠堂及庙宇的大清朝领地便成了一个“国中之国”“城中之城”。条约签订后,除西班牙使馆维持原状外,其它国家均恣意强占地盘,扩充使馆,兴建兵营,除荷兰、比利时和西班牙的使馆没有兴建兵营,其中单独设有兵营的有美、法、德、英、意、日、俄、奥八国。

以下各篇将分叙列国兵营和兵营的建筑等,以及新中国成立后各国兵营收回过程。

一、法国兵营

新建的法国兵营位于台基厂三条胡同北侧,范围东起新设的高弼路,西至台基厂大街,北至台基厂二条胡同,兵营占地面积约23000多平方米。

由于第一任法国兵营驻军统帅叫做瓦隆(General Voyron),所以法国兵营亦称“瓦隆兵营”。

法国兵营大门(瓦隆兵营)旧照

“兵营大门为单拱券凯旋门式的变体,两侧为窄而高的柱墩,扁壁柱柱身为砖砌重块石式,檐部之上以方锥形顶。中央券洞上部为三角形墙,内嵌曲线白石,刻有法文。门前有宽6米,长约50米的空地。大门两侧院墙开有人行便门。墙面砖砌水平凹线。(大门现被改造,已非原貌,但侧墙仍是原物。)”

法国兵营内部各建筑标注详图

(来源:老北京网)

据载:“兵营总体按对称式布局,进入大门后,左右有二幢二层楼房,练兵场东、西两侧各有一幢独立别墅式二层军官楼。

两幢二层法军宿舍分列中轴线两侧,其后为食堂等单层建筑,另有一些辅助用房在场地西侧。(现状保留有大门、法军宿舍和西南部军官楼,其它建筑均已拆除。)”

“兵营主建筑为两幢士兵宿舍,彼此相距约十米,每幢十四开间,长约52米,进深12米多。地上三层,砖木结构,灰砖砌筑。底层原为通廊,每两开间由扁壁柱直通两层,两壁柱间的底层砌有扶壁,底层券洞为平缓的曲线券。一、二层之间有砖砌水平腰线划分,并有立砖砌成小齿状。二层每开间则为双联窗,并以窗上拱过梁曲线连成整体。室内内走道两侧是相同的房间,楼梯间位于东西两侧。外观整体为殖民地建筑风格,但屋顶是中式四坡顶,前后通廊则覆以披檐顶。(原建筑已按原貌重新翻建,但通廊封堵安窗,重新装修。现为单位办公用房。)”

法国兵营部分建筑实景图

(来源:老北京网)

法国兵营内景(老照片)

“西南部军官楼,上下二层,砖木结构,南北坡屋顶,南侧上下为通廊,南立面栱形窗,下层与上层单双相配,下层东西亦有栱门进入一层廊,东侧有楼梯上二层。北立面为砖墙带小栱卷窗,楼两端为向北突出的砖楼,该建筑仍为原貌,只是南部外贴建一铁梯上二层。(现为民居。)”

法国兵营平面图(1903年)

1937年,“七七”事变前,法国军队在法国兵营里约有七、八百多人驻扎在这里,以后逐渐撤离到越南。

1947年,法国人在兵营里建立了一个所谓的“汉语研究院”,但徒有虚名,其真实目的是以此方式占据地皮。

1949 年 1 月 31 日,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米高扬,受斯大林委派秘密访问了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毛泽东与他谈话过程中,生动又不失幽默地阐明了新中国的外交方针:我们这个国家,如果形象地把它比作一个家庭来讲,它的屋内太脏了,柴草、垃圾、尘土、跳蚤、臭虫、虱子什么都有,因为被帝国主义分子的铁蹄践踏过。解放后,我们必须认真清理我们的屋子,从内到外,把那些脏东西通通打扫一番,好好加以整顿。等屋内打扫清洁、干净,有了秩序,陈设好了,再请客人进来。这段话被概括成“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毛泽东所说的该打扫的“脏东西”,其中令国人深恶痛绝的一项,是外国在中国的驻兵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以后,首都北京的东交民巷使馆区内,还有多个帝国主义国家的兵营。

法国兵营测绘图

法国兵营的收回:

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的时候,东交民巷的各兵营仍然掌握在帝国主义的手中,东交民巷馆区仍然是国中之国。这是中国人民所绝对不能容忍的!这就不难理解,在人民解放军举行的北平入城式的时候,毛泽东要特别批准让我们威武的军队游行穿过东交民巷。

据记载:

当时,叶剑英在人民政协会后南下,由聂荣臻出任北京市长兼军管会主任。在部署执行毛泽东“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外交战略,清除帝国主义在华势力、特权和影响时,聂荣臻就曾经在一次会议上引用毛泽东的话说:东交民巷是长在中国人脸上的一个疮,是到了根治的时候了!根据中共中央的部署,在中央人民政府组建基本就绪,毛泽东出访苏联谈判废除旧的国民党时期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谈判签订新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已经基本成为定局的时候,就立即开始清理过去时代与帝国主义所签订的各种屈辱的不平等条约了!

1950年1月2日深夜,新年伊始,毛泽东连续从莫斯科给中央发来两封电报,通告取得了与苏联签订新条约的重要进展。中央按既定的部署,开始实施“打扫”东交民巷的行动:以北京市军管会的名义征用美、英、法、荷在北京东交民巷的兵营。具体行动由北京市军管会出面,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处、北京市公安局外侨管理科与北京市人民政府公逆产清管局联合负责。而实际上,征用兵营行动的调查研究工作早已经在1949年11-12月间完成。

1950年1月6日下午,北京市军管会所在的东交民巷的御河二号院内,在环境幽雅的北楼里,会议厅里正在召开一次联席会议。这是军管会召开的对征用兵营行动的最后部署会议。与会的人员都佩戴有红五星的军管会证章,脸上都透着临战前的严肃与兴奋,因为他们都意识到将由他们亲手执行全国人民盼望已久的这次爱国行动。会上制定了“先礼后兵”的方针,即分成四个小组,每组四个人,两个人负责交涉,一个交涉,一个摄影,先通知对方交出兵营,如果对方拒绝执行的话,即施行强制征用。下午的会议一结束,“北平铁腕”行动就开始了!

1950年1月6日下午,在接到北京军管会的征用布告和征用令后,法国领事馆派代表前往中国外交部,竭力寻求取消征用命令,或者是至少延迟征用命令的机会。法国总领事伯亚乐(由于他支持官方征用兵营,因此总是能比他的同事更容易获得接见的机会。伯亚乐在1月13日下午与外交部西欧非洲司司长宦乡见面,宦乡说,他不能接受伯亚乐的抗议,但是非正式地说,这个事情由军事当局负责。伯亚乐因此立即给军管会打电话,一位办事员接了电话,答复道,“不能接受废除命令的要求,也不能延长截止日期,征用将会在明天早上按计划实施。”遭遇了军管会的明确拒绝,在1950年1月13日午夜到14日早晨期间,伯亚乐组织疏散使馆人员及搬运财物,清空了所有相关使馆,在黑暗之中,所有有价值的财产都转移到了主使馆。

北京军管会发给美、法、荷三国领事馆征用命令中提到的希望各国指派专人负责提交兵营地产的要求。北京军管会实际上是迟于规定时间1950年1月14日早上9点到达使馆的,到达时,他们吃惊地发现一切都为他们准备好了。当征用人员询问伯亚乐是否需要时间转移他的财产时,伯亚乐回答说,“当我昨天的延迟提议被拒绝,我被迫做出其它安排,现在除了让你们接收资产,我没有其它需要做的了,而且如果你们能立即这么做的话,我将很高兴。”

北京军管会接受小组第二组、第三组的征用接管工作比较顺利。

至1950年1月14日下午4时后,前法国兵营征用接收完毕,接收地产33.64亩。

据外交部解密档案记载:

法国留守伯亚乐显然没打算按要求行事,但是他和使馆人员还是相当配合的,主动交出钢匙,但是,最后一把钥匙他故意拒绝交出,而是派一名员工将钥匙放在窗户板上,随后又将北京军管会官员的注意力吸引到这窗户板上,他的整个意图旨在说明他没有交出资产,而只是允许它被中国的武装力量接管。在各项检查完成时,大约是下午四点,征用官员要求伯亚乐签署一份文件,声明一切都是有序进行,没有对资产造成任何损害。伯亚乐拒绝这么做,他认为,由于中国人在前一天拒绝授予他合理的时间来转移资产,他不得不极其匆忙地而且是在黑暗中进行转移,这不可避免地造成损害和损失。伯亚乐在一间兵营外面一直走来走去三个小时,故意拖延时间,北京军管会官员因此也不能结束工作,于是征用人员就轮流前去说服,同时,一位信差还时不时询问有没有进展向总部汇报,伯亚乐依旧无动于衷。最后,北京军管会一方失去了耐心,允许伯亚乐在没有签署文件的情况下离开。

法国兵营被征用后,伯亚乐争取在1月17日得到中国外交部的接见,以便传达来自法国政府的强烈抗议。中国外交部不愿意接见伯亚乐,他们通知伯亚乐,这件事是纯军事问题,与外交部没有任何关系,他应该给军管会写信。于是写给中国外交部的抗议信在48小时后被退回。对于法国而言,某种程度上,兵营被征用的后果很严重。因为他们的兵营与领事馆是分开的,里面容纳了大量的居住人员,包括法国人和其他国家的公民,这些人中有一群汉学家和巴黎大学的成员,他们是从法国政府领取工资的,几乎相当于行政官员。对于他们而言,在短期内找到合适的住所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强行要求整个这种混合群体在短期内腾出住所,无疑将给其中的一些人带来极大的不便,一些人在领事馆内暂时寻到了栖身处,更多的则被迫要么去了酒店,要么去投靠朋友……。

法国兵营旧址(北京市总工会)

2001年06月25日,东交民巷使馆建筑群作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其中:东交民巷台基厂三条3号,法国兵营旧址,现为北京市总工会。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9 02:10 , Processed in 1.092732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