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北京的色彩地名

2024-6-1 10:51|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满恒先 |来自: 故古典儿带闲篇儿

摘要: 百花深处翠花街 玉泉垂虹蓝靛厂打小儿就生活在北京城,我还是常常翻看京城地图。侯仁之先生主编的《北京历史地图集》和最新版的《北京地图册》,都摆在我的床头。从古幽州到明清京城的变迁,我读出了北京历史的厚重 ...

百花深处翠花街 玉泉垂虹蓝靛厂 

打小儿就生活在北京城,我还是常常翻看京城地图。侯仁之先生主编的《北京历史地图集》和最新版的《北京地图册》,都摆在我的床头。从古幽州到明清京城的变迁,我读出了北京历史的厚重;从元大都五十坊到现如今的京城六环线,我品味着古都风貌的今日与昨天。因为熟悉,我爱查找那些北京地名,特别是那些能“引起诗意感受”(梁思城语)的山名、水名、街名和胡同名。

北京虽说不上地理环境优越,但也是一个“负山带海,风气刚劲”(《辽史·地理志》),山川秀美、物阜年丰之地,加之“堂皇的楼宇、夹道的树荫、优美的牌坊、衙署的前庭”,构成了一副色彩斑斓的古都图画。在这副图画上有许多带颜色词的地名。阜城门内的妙应寺有座白塔,塔两侧的小胡同名为白塔寺东、西夹道。北海琼华岛也有一座白塔。它的周边是一片绿色海洋和泛着波光的水面儿。两座晶莹圣洁的白塔,一东一西遥相呼应。德外黄寺大街因黄寺而得名。刚刚大修后的黄寺,金黄色的照壁和琉璃瓦顶分外耀眼。还有那金鱼池现代化居住小区,水面上游弋着的大小金鱼……。“白塔”、“黄寺”、“金鱼”确是这些地名的点睛之笔,更蕴涵着北京人说不完、道不尽的审美情趣。如果翻开明清北京地图,还有许多尘封了真实含义的地名。比如,城里有黑窑厂(在陶然亭北),城外有蓝靛厂(在颐和园南),据说,前者因地处砖瓦窑而得名,后者则是出产青蓝色染料著称。再如,南城有白纸坊。查《北京历史地图集》,明朝就有这个地名,张清常著《北京街巷名称史话》说:“白纸坊得名于造纸的作坊”。北城有青炭局胡同(在雍和宫西),《北京历史地图集》无考。此处距明清太学较近,是否因为国子监供应木炭而得名?清康乾时,为保卫西郊皇家园林,在圆明园驻有八旗护军营;为训练攻城的“特种兵”,分别在香山驻扎健锐营、在长河岸边设“外火器营”。这一带至今有蓝旗营、正黄旗、正蓝旗和镶红旗等地名。遥想当年,这里是红、黄、蓝、白各色战旗招展,金戈铁马练兵忙的景象。

北京还有更多的地名虽不带颜色词,但其隐含的历史、人文与环境色彩更浓,更有韵味。据《史记》、《尚书》记载,尧舜时北京这个地方叫“幽州”,直到汉唐时仍有此称谓。据张清常先生考证,“迄今所见商代卜辞及周代铭文,表示黑色用‘幽’不用黑。”他进一步论证:“在先秦,开始盛行五行说,其内容之一便是以五色配五行五方(东西南北中),北方为黑色。”北京古代也称“蓟”,侯仁之先生在“说蓟”一文解释是这里盛产“蓟草”,说明北京小平原曾是个水草丰茂、林木繁盛的地方。

北京三面环山,但少有险山、恶山,加之多年的精心管护,形成了山型秀美、植被茂盛的特点。西山乃太行山的余脉,明朝典籍称“金山”,泛指从瓮山、玉泉山、香山、石景山到门头沟“云从星拱于皇都之右”的这片群山。这里风光秀丽,名胜古迹众多,古来即是休闲避暑的好去处。西山八大处有座最高的山,叫翠微山。公主坟西的翠微路因此而得名。《辞海》解释“翠”为“青绿色”,“翠微”即“青翠的山气”、“青翠掩映的山腰幽深处”。李白有“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的诗句,温庭筠也有“曲岛苍茫接翠微”的佳句。什么叫“青翠掩映的山腰幽深处”?不到翠微山是体会不到,更无法理解这是一个多么富有色彩的名字。

青山伴绿水,泉在林间流。北京的水更让人津津乐道。京西玉泉路因玉泉山得名,玉泉山又因玉泉而得名。玉泉在玉泉山南麓,古人形容“水清而碧,澄洁似玉”。“玉泉垂虹”为“燕京八景”之一,乾隆御赐第一泉。五、六十年代放暑假后,笔者常在玉泉山下玩。在清澈见底的溪流里,我常见到水蛇吞吃小青蛙的情景。清河也是我小时候常去玩的地方。那时的清河水就是清,连河两边的井、泉水都能用手捧起来喝。河边稻地有水渠,渠里的小鱼小虾不用网逮,俩人兜个手绢就能堵住十条八条的。北京城里叫“甘水桥”(甘石桥)的地方不下七、八处,这些地方历史上都曾有河、湖、渠。“甘”应为“美好”、“美味”之意,说明这些桥下绝不是泛着黑绿沫儿、散发着恶臭的水。

新街口南边有条胡同叫“百花深处”,那是我儿时赶护国寺庙会的必经之地。据史料记载,此处原为皇家花房。小时候没觉出这胡同名有多美,倒是钻进胡同就能听见庙会的喧嚣,叫我立码儿兴奋起来。后门桥南路东有条小胡同叫“杏花天”,不是久居此地的人,绝找不着它。据说,这条小胡同原是个酒坊。胡同名挺好听,胡同也不大,还是条死胡同,笼共只有八个门牌号码。因为地处地安门大街,钻进胡同倒有“闹中取静”的感觉。美术馆对过儿有个“翠花胡同”,是条东西走向、连接王府井大街和皇城根遗址公园的胡同。早在明朝时,它就与弓弦胡同、东厂胡同等齐名,是保大坊的一条重要胡同。西单绒线胡同南边有条南北走向的胡同,叫“翠花街”,明清地图均无记载。笔者好事,曾专访此地,探察一番。“找翠花街?这不瞎掰嘛,早拆啦!”一位老太太边走边冲我嚷。似乎觉着太没礼貌了,她又转回身:“找翠花街几号院的,姓什么?我跟这儿住了一辈子了,老街坊我都熟识。”我望着断壁残垣旁拔地而起的楼群说:“我想给翠花街照几张照片。”老太太指指自己,风趣地说:“翠花街您甭照了,您给翠花奶奶留个影吧!”

不管是白塔寺夹道、黄寺大街,还是杏花天、翠花街,北京的这些色彩地名或雅或俗,或见仁或见智,却承载了老北京的一段历史,见证了古都曾经的辉煌。
编辑 白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7-14 05:54 , Processed in 1.162505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