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订阅

话北京

毛织
在大喊着三元法币一磅抵羊牌冒险,买一磅送一磅的时候,人们才渐多了穿毛线衣裤的西号,这毛织的手工业,在中国不过二十几念的历史罢了。北平有了毛织传习所的组织,小姑娘们为着学习技能,为着给人打手工,抛弃了遊 ...
2023-6-27 14:20
鸟市
秋末冬初,正是养鸟的季节,也正是新鸟上市的季节,小孩子可以买个囗雀,朱点儿,交嘴什麼的喂养着玩,成年的人可以抓个黄雀,老西儿,什麼的训练着。英雄一点的壮汉,可以架着鹩子,大鹰,兔鹘,去䠀一&# ...
2023-6-27 14:19
妇女禁忌
前几天给学生讲“司马谈论六家要指”,讲了二三十遍的一篇文章,还有什麼可谈吗?但从“窃观阴阳家,大祥而众忌讳;使人拘而多畏”,使我想起来北平妇女的禁忌,写一点供读者欣赏,如果您不是北平人,那麼请您参考一 ...
2023-6-27 14:17
套猫坐狗
昨日寸本先生的信手拈来说:“敌伪时代,本市被毙之犬,达数万头,近有市民具状冀高法院,请严缉屠犬之凶徒汉奸重处,为死犬雪冤,死犬有知,当局感泣。”使我不禁想起北平的偷猫坐狗来。北平捕野(?)犬,始兴于中 ...
2023-6-27 14:13
蒸锅铺
写北平社会,应知北平社会道德,这一点可以单写一篇文字,只商业道德一项,即非十里洋场的上海滩所能比拟,加入我们到北平最大的布店瑞蚨祥去买布,他不问你买多少细货,就是你挑来挑去,都不合意,他们也很客气的把 ...
2023-6-27 14:12
叶子行
合作社的舞弊情事,闹了个满天下风雨,其实我也可以一写其事,即如我也本人就是有过入股合作社的社员,但我的小孩子去了几次,一回也没有合作社的认识喝训练,那能怨人家“官”派“商”人呢?我不忍谈了,请您洗净眼 ...
2023-6-27 14:11
破鞋
张兄天泳会给小北平想特别题目,上次想了一个“盗匪”,这次又问我能写“破鞋”吗?鞋摊儿,鞋铺,皮鞋店全能写?何况破鞋?舍下傍城近市,卖老虎鞋的,卖旧鞋的,很多很多,大概凡光临过的朋友们,我都陪他们蹓过小 ...
2023-6-27 14:08
织洋袜
袜子已然进步到玻璃时代,我们回想那穿散袜口的布袜子,裤管放在袜内,便为最时兴,最漂亮的装束时候,真是好笑的事了。袜子确是人生必须的物品,但威胁不了赤足的人,老舍先生之老张哲学中所说的南飞生,是一生没穿 ...
2023-6-27 14:07
盗匪
北平日报成了知识阶级的读物,这我不是胡适之先生乡谈“戏台里喝彩”吧?我知道二十世第一年成立的求实中学,他们便师生人人来看北平日报,昨天和校长梁辅庭,教务主人林万选,训育主任张天泳三位仁兄闲谈,我请求他 ...
2023-6-27 14:06
嘉庆帝的江米碗儿
江米碗儿嘉庆帝特制之粽子不包苇叶而用碗蒸清时之寿康宫御茶房(太后之寿茶房),每年四月三十以前,必有奶子江米碗儿及奶油粽子呈进,御茶房之制电信,与点心局及内外饽饽房各异其技,只知四月底初次进新之奶油粽子 ...
2023-6-27 14:04
放债
刘增堂先生是一位青年商人,而是爱好文学的人,每日道北平图书馆去看外国小说,都格涅夫,托尔斯泰,莫泊桑,易卜生……的名作,都一字一字的仔细读下去,读多了书,便不免有些中了书毒,对于不合理的事态,就有许多 ...
2023-6-27 14:03
乞丐
上次的骤冷,据报纸记载,北平市内冻死七名口,这大概只是一种形诸囗牍的数目吧!从前夜起,大风奇寒,更不知又冻死若干,上次的若干倍,但窝相信涮火锅的,一定吃的人更多,卖的舖子发财,羊肉片白的似雪,红的囗如 ...
2023-6-27 14:01
小摊
笔者每日看报,更可以骄人的,每天可以看七八分义务报,我舒服吗?我只不花报费罢了,实在我的刺激太深了。我是一个富于感想的人,而又是一个“大顺民”,有些便不肯描写出来。昨天(三十日)本报第四版,有“小摊摆 ...
2023-6-27 13:54
铁活
北平有一种新兴事业,附带也有一种旧信用事业,那就是“铁的事实”,我很愿意介绍这已失传的营业,和这方兴未艾的工业,新旧合参,可以算各有趣的材料吧。锔锅补漏锅 是一种信用营业北平以前有一种极信用的营业,也 ...
2023-6-27 13:50
小酒铺
燕市寄迹,读书不成,学剑不成,人家一个个即或登龙乏术,也都屠狗有方,只是笔者专从“北平事”上讨生活,闲来一壶白干,也就罢了,所以北平城内的酒楼,大酒缸,小酒舖,都混得厮熟,至少都有个点头打招呼的交情, ...
2023-6-27 13:49
小孩王
“家有二斗粮,不作小孩王”,这是多少年来的一句格言,“住了辘轳干了畦”,这也是小孩王的伤心语。我们由三十五年度的平市国民学校教员大检定,想起了民国四年的第一次大检定,有历史癖的我,愿把北平小孩王分析一 ...
2023-6-27 13:46
土娼
“走向民间去”,“出了象牙之塔”,喊了若干年,但有人用剪影方法,摄取一两个低级社会层镜头,便会有人以为你太低级。中国有多少在人所不及知的黑暗社会里蠕动,他们和她们期待着光明,世界上救人的机构,又何尝知 ...
2023-6-27 13:43
风水地师
我是一个什么都喜好的人,所以窑写小北平,着大概您不反对吧!上次写了一个题目——阴阳生,只记他们给死人计算什么出殃,回煞一类的事,那不过是“鬼话胡”,说句四川话,就是“鬼画桃符”,也不过朦朦人罢了,前几 ...
2023-6-16 12:04
卖狗窝的
“狗窝来,狗窝耶,一蒲帘子儿来,狗窝呀”,惊人的货声,使我把预定要写之一种女子手工业,不得不暂且搁一会儿了。我对于北平货声,有相当的兴趣,在一个冬天的下午,西北风吹的电线似哨子响着,太阳暗淡无光的将要 ...
2023-6-16 12:01
羊头狗肉
“挂羊头卖狗肉”,报纸上虽然常看见这句话,但我在市面上没看过,这种买卖,屡次请教几位明公,他们也说不出,所以我至今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也九算史之阙文了。“烂羊头,关内侯”,也因为看过济公传,所以也能明白 ...
2023-6-16 11:50
玉器行
北京饭店迎着门放了一个大玻璃柜子,里面有一部份小巧玲珑的玉器,螺钿器具,等待欧美客人,善价而沽。那玉器来源,当日是廊坊二条一带的玉器舖,和新货老虎摊抓来的货物,到此陈列。玉器也有市,就是北小市口青山居 ...
2023-6-16 11:49
打麻雀若利用大代数机会论来算一算,恐怕你还没算出有多少机会来,旁人已然满了牌了。若用机会论来算被车碰死,那是很容易,一天碰死一个人,才不过一百七十万分之一,四千六百多年,才能碰完了北平人,由大禹治水到 ...
2023-6-16 11:48
北平景光
北平景光
小北平虽然没有固定的范围,但也约略有一囗界限,就是只谈社会各方面的写真,由一篇短短的文字,可以看出生活的各种组织,凡不是一篇两篇不能写完的材料,都尚在保留中,此点已和编者谈过。再则关于北平风景古蹟名声 ...
2023-6-12 13:11
老虎活
小北平的责任是什么?就是“这么回事”,能使久居北平的人看了说:“不错,是这么回事”,来北平不久的朋友,或外埠读者说:“原来是这么回事”。老虎这种动物,是多么厉害的东西,北平形容厉害,差不多都用“霸王” ...
2023-6-12 13:04
街头照像
太太改了旁人 使我不禁惘然了去年和平以后,我和老宣谈起来居住证存废为题,我们的结论是:居住证如不能存在,也必另换一种什麼证,因为凡有利于官方的,决不能取消。有居住证一类的东西,临时检查,调查户口,出入 ...
2023-6-12 12:57
写茶不是写茶舘儿,也不是写喝茶的艺术,北平的茶舘儿太多了,江南茶社的大茶舘,茶楼,小茶舘儿,小北平重已然有了一篇,所以不须再写。北平关于喝茶的艺术,固然比天津卫的大壶大碗要讲究一点,也不过用小壶活盖碗 ...
2023-6-12 12:56
修脚匠
巴黎脚博士 成了舞女脚的权威大概诸位还记得吧!在巴黎圣耐街四十三号,门钱汽车排列的像开什麼重要会议似的,那不是会场,那旧式“中国脚医生”的张省三脚博士的寓所,张博士是巴黎大学政治系三年级学生,因为没钱 ...
2023-6-12 12:54
鸽子市
北平以往有闲阶级,有钱阶级太多,所以有“逢集赶集,逢庙赶庙”,和“会会来,庙庙到”的话,北平集只有花市集一个,以外便是庙会,一个约排严了,除非大建三十一天,才可以歇一天,九十一二的隆福寺,七八两天的护 ...
2023-6-12 12:53
大酒缸
“昔有霍家奴,姓冯名子都。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这是一倚势向酒价捣麻烦描写。“长安市上酒家眠”,这是酒铺里软泡的蘑菇将。北平的酒家,黄酒馆,大酒缸,小酒铺,多的数不过来,黄酒馆是叫一斑长衫阶级的蘑 ...
2023-6-12 12:52
收生婆
北平称收生婆为“姥姥”,称外婆也是姥姥,小北平写了当铺河小押,不知吾人舅舅(英文称当铺掌柜为uncle,也当九九将)心中觉得怎样?那不必管他,不过因为九九想起了姥姥,却不能不写一写姥姥收生婆。收生婆正名应 ...
2023-6-12 12:50

相关分类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2-24 06:22 , Processed in 1.076834 second(s), 2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